长久

黄粱一梦

这个世界,没谁咱都得过。
但是,请那位先生记住,
你让一个女孩为你的女朋友挡刀挡骂。
你让一个女孩经历铺天盖地的全网黑。
我饭了你五年,是我眼瞎了。
请你记住,你没对不起粉丝。
你只是对不起她。
不回踩,是最大底线。

离歌

友卯/顾肖

友卯BED END / 顾肖HAPPY END

鱼四存活向


“丁卯……你一定要走吗…… ”


日下西山,已是黄昏。

肖兰兰坐在丁卯的房间已经一个时辰,两人无言,单单只有丁卯收拾行李的声音。

肖兰兰这突然的一句使得丁卯手上动作一顿,他抬头冲着肖兰兰笑了一下。

“船票都已经买好了,过几日就走了,这监狱里整改,胡叔又被保了出来,这商会交给胡叔和四哥我放心。”

丁卯边叠着衣物,边说着。

“你明明知道我什么意思。”

“哦哦,你和顾影大婚的时候我会让四哥和胡叔包个大红包送过去的,到时候就说明我出席了啊,虽说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但这心意表示还是得有的,免得到时候我又被顾影说不仗义……”

“丁卯,别逃了……你明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。”

“你和郭得友怎么办。”


又是沉默,寂静在房间内四散开来。

四目相对,没有刀光,没有剑影。

只是已上眉头。


“应该不会再有来往了,就到这,挺好的。”


肖兰兰默默攥紧手中的茶杯,指尖泛白。

“那你跟他说过你要走了吗。”

丁卯叠完手上的衣服,去拿桌子上遗照,看见边角有点脏了,就拿眼镜盒里的软布轻轻擦了擦。

“说了怎样,不说又如何?”

丁卯放下照片,看向肖兰兰。

“他郭得友和我丁卯,兜兜转转,也只是有缘无分罢了。

“感情这个东西,会使人两难。

“兰兰,你和顾影一路无磕无绊,所以你不会理解

———我有多累。”

少年的背少有的弯了下来,背影也充满了心酸。

“魔古道一战结束了,一切都真相大白,趁着这个时候走,也没有多少牵挂。

“挺好的。”

少年葱白的手指慢慢的摩挲着照片里丁义秋刚毅的脸。


半晌,丁卯像是从回忆里惊起,他动了动有些麻木的双腿,对着肖兰兰露出有些歉意的笑容。

“天色不早了,兰兰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肖兰兰也不拖沓,拿起手包就站了起来,走到了丁卯面前。

“丁卯,你不必送我了,司机在外面等着呢。”

“那我叫仆人…… ”

“不用了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丁卯目送肖兰兰离去,关上门后,他把脸慢慢贴到冰冷的照片上。

——怎么会好啊。



门外

“谈话你都听到了,你要怎么做。”

肖兰兰看着站在门外的郭得友。

也许是因天色太晚,或是因郭得友站的正好是阴影处,肖兰兰看不清郭得友的表情,只觉得周遭的空气变的有点难以忍受。

“啊,顺其自然吧。”

郭得友挠了挠头,走了出来。

“兰兰,顾影在外面等你呢,你先走吧,我在这呆会。

“也谢谢你啊。”

肖兰兰默默看了会儿郭得友,叹了口气又点了点头。

“好,和他好好谈谈。

“我走了。”

“嗯,再见。”郭得友敷衍的道了别,整个人动也没动。




“吱呀————”

“把饭放那吧,出去的时候关上门。”

小少爷站在窗前,看着黄昏剩下的余晖,慢慢的抬手想要把那抹光握在手里。

“是我。”

丁卯微怔,但又马上回过神来了。

“是师兄啊,怎么来我这里了。”丁卯一副的叫人难生好感官腔做派,看的郭得友直皱眉头。

“我听说你要走了,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件事。”

郭得友向前走了几步,站到了离丁卯不远的地方。

他看着丁卯的侧脸,像是最初与丁卯在港口,丁卯坐在前几阶的台阶,他坐在后几阶,他看着丁卯的笑颜。

可是现在,那个笑得特别好看的人,不再对他露出真心的笑颜了。

俗话说物是人非事事休,可是现在,郭得友却觉得这句话特别的讽刺。

说什么物是人非才能事事休。

可为什么物是这个物,人是这个人,但却也事事休了。

“即使我不说,你不是也知道了这件事吗。”丁卯突然觉得郭得友问的问题有点好笑,他回头看了一眼郭得友,笑容有点凝固。

站在他身后的人,像是要哭了一样的看着他。

“你别这样,郭得友。”丁卯蹙眉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窗框。

“我们早就结束了不是吗。”

“只是你单方面宣布的,我没有承认,所以这不算。”郭得友的语气有点惊慌,但他很快又镇定下来了。

“噗”丁卯嗤笑一声,像是听了什么趣事。

“你这个人,怎么这么好笑啊。

“感情这个东西,怎么能是承不承认的事啊。”丁卯转身盯着郭得友,他看着原先令他着迷的脸庞,现在,却令他万分无奈。

“为什么要执着于我呢,师哥。

“你现在是整个天津卫的英雄,金钱,官位,名声,佳人,个个的都往你身上凑。而我丁卯,只不过是一个商会的会长罢了,什么都给不了你。”

“那些我都不要……我只要你。”郭得友哑着嗓子回答着丁卯,眼眶愈加得红。

“你原先也是这么说的,可你又是怎么做的。”丁卯动身走到茶几前,给自己和身旁的人各倒了杯明前毛尖。

“找王美仁,去藏翠阁。”丁卯把杯子端给郭得友,等他接过,自己抿了一口杯中的香茗。

“这些难道你都没做过吗。”

“我那是为了查案,所以才去找她们的。”郭得友激动的解释,半烫的的茶水从呢杯中荡出,郭得友的指尖被弄得通红。

“这话说的像是你没和她们做过那些事一样。”丁卯轻描淡写的说的一句话,就堵的郭得友面红耳赤。

“郭得友啊,你明知道的,我很讨厌别人欺骗我。

“但你一次又一次的明知故犯,现在,你也一样。”

丁卯坐到原先肖兰兰坐过的位置,将右腿翘到左腿上,手指随意的在真皮沙发上划来划去,留下了一道道深痕。


“我累了。

“我也不怪你,郭得友。感谢你曾经为漕运做的一切,我也会给你相应的报酬,相信那些钱,也能让你花上一辈子了,

从此以后,互不相欠。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”

“……不,你不能,你让我怎么走这桥!怎么过这道!丁卯,你还是师傅的弟子,我的师弟,你不能一辈子不见我,一辈子不来孝敬师傅!

“我做的不是为了漕运!是为了你!是为了你丁卯!只是为了你丁卯!你到底明不明白!”

郭得友将茶杯攥得死死的,他不想让丁卯离开他,他喜欢他,很喜欢很喜欢,他以为丁卯不会在意这些他认为的小事,因为他郭得友的心在他丁卯那里。


他以为他知道。


”你不喜欢的,我以后再也不做了好不好,以后你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好不好,我不会再骗你了好不好。

“不要走,好不好。”

郭得友的姿态像是低到了尘土里,他像是一只快要被抛弃了的鸦片吸食者。

而丁卯,就是他的鸦片。

“你不要这样,郭得友。

“你这样,我心里也很难受。

“我不想再感到不安了,我不想再患得患失了。

“这段感情让我觉得好累。

“就到这吧,对你我都好。”

丁卯抬眼看着郭得友,但瞳孔里却印不出郭得友的一点影子。


郭得友这时才明白,丁卯是已经下了死心想要从他身边离开,只有他自己天真的以为可以劝的回来。


“我们之间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,再这样下去也是自欺欺人,还不如就这样,郭得友,我们好聚好散吧。”


手中的茶杯不知何时掉到了地毯上,留下了一片褐色的水渍。

郭得友慢慢的蹲下,将脑袋埋进臂弯里,想要逃避这一现实。

“你就决定了,从此,再也不回来,再也……不相见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…… 我还有话要讲。”郭得友的手死死攥着,青筋凸起。

“说吧。”丁卯以为他还要为自己在辩解几句。


“我爱你。”郭得友声音闷闷的,缓缓地说出了这句话。

“什……”丁卯没有反应过来,他愣愣地听着郭得友的话语。

“我爱你,丁卯。

“我以为我以后会有说出这句话的机会……可是现在,我如果不说,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……

“不管你信不信,丁卯,我只爱你。”


丁卯的瞳孔微微放大,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。

“你又在说一些令人误解的话了。”丁卯哽咽着,用手背擦着脸上的泪水。

——怎么停不下来啊。

“放过我吧,好不好。就到这吧,好不好。”丁卯哀求着郭得友,也在哀求着他自己。


郭得友站起来,像喝过酒之后那样摇摇晃晃的走向丁卯,他隔着茶几拥抱着丁卯,像隔了一片海一样遥远。

“好,不哭,就到这,就到这。”郭得友低头吻上了怀中正在哭泣的人的发旋。


“就到这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几天后


丁卯站在甲板上,向着胡叔鱼四顾影肖兰兰挥了挥手。

十几分钟后,邮轮开往遥远的大不列颠。


郭得友在暗处使劲地挥了挥手。

向自己的心挥了挥手。


从此之后,成为行尸走肉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那时候,车马很远,书信很慢,

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
心,也只够给一个人。




END




作者有话说:

现在凌晨两点多,我写完了一篇文。

我最好的闺蜜给我打了好长时间的电话,也令我感触格外的深。

我相当于这里的肖兰兰,问一个无解的问题。

————【你和XXX怎么办?】

————【就到这,挺好的。】


————【长歌……他说他爱我,可他到现在才说他爱我……可我再也受不了了,这段感情我付出的太多,让我感觉好累。我该怎么办……】

————【……】


所以

如果喜欢一个人,要好好的,当着他/她的面,把自己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。

即使他/她爱的是另外一个人,即使再也不能做朋友,也要把深藏已久的话说出来,让他/她知道你的心意。

因为你不说,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

看文快乐,喜欢的话请给小心心,小赞赞和留言哦~~~



郭卯

HE / BE

-

OUT OF CHARACTER & PSYCHO PASS PARO

-

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规矩,撈尸的就是撈尸的,不撈活人。他郭得友原先也见过溺水的,可他一次都没救过,但也没人会怪他不救人。

因为他救,是情义;不救,才是本分。在这世道上活着,就得遵守规矩。

如果破了这规矩,无论结果怎样,他都得受着。

-


在津沽住着的百姓没人不知道老河神的徒弟郭得友的,一是因为老河神的名气,这二嘛,便是因为郭得友这个人了。

要说这小河神郭得友,年二十五六,长得精神,人也仗义,关系好点的打个照面叫声郭二爷,一般交情的在路上也能招呼上,就是这人比较滑头,没个正经样子,虽然是个队长但是干的是撈尸的活,说句不好听的,也算是挣死人的钱,身边还有个长得挺好的青梅竹马顾影,并且家里这祖祖辈辈都是跟鬼神打交道的,所以这郭得友就算人倍得,也没有姑娘愿嫁给他。

现在,他倒好,自己破了他们一行的规矩,救了个留洋回来的小少爷。


要说这小少爷也是个有名的,姓丁名卯是漕运商会丁义秋之子,这丁义秋早年丧妻,家中独子,疼得着自己的儿子不得了,和他的老伙计湖海江把商会上上下下打理得服服帖帖,就等他那儿子继承商会,可这丁卯丁少爷也是年轻叛逆,非要去那语言不通的德意志去学商会八竿子打不着的洋仵作,吃了多少苦咱先不说,现在倒是因为逃避家里的逼迫跳河逃脱,反而被一撈尸的救了。


这一个救人的,一个被救的,两人之间还真发生了点故事。
-


郭得友喜欢丁卯。

只要是有点眼力劲的人都能看出来,尤是他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顾影看得那可是透透的。

顾影表示:自己这个二哥打小就不着调,对事儿也不上心,去哪都是顺溜子味儿,可自从看见了这丁卯之后人正经了不少,做事儿也能正起神儿来了,这眼神啊也天天往小少爷身上跑,跟和了浆糊似的黏黏糊糊的。

这种表示多显眼,就差跟丁卯挑明了直说,可这丁卯就是看不见。


也不知道是真看不见,还是不想看。

-


丁卯感觉到别扭,哪都别扭。

可不是吗,一个人天天把眼神糊在你身上,你在哪他都盯着你,看着你,这种感觉能不别扭吗。

丁卯知道这源自郭得友,所以他不怎么腻歪,只是别扭。

可这人要是一觉得别扭那就离腻歪不远了。

他想和郭得友说什么,但又不想说完了有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。

所以他现在劲是躲着郭德友,查案也是和顾影和肖兰兰,正好现在郭德友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,不跟着他们一起,丁卯也乐个自在。

-


郭得友觉得现在的天挺燥的,但也不知道是真燥,还是心理原因。

但自从丁卯的肚子被剖开个大口子,他就觉得燥的慌。

就算在桶里泡着,这种感觉也不觉得好。

你说丁卯,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由他老爹,他胡叔弄的蜜罐里面好好泡着,由自己好好护着。现在倒好,天天往外跑,还弄得一身伤。

郭得友郁闷得在水里吹泡泡,但这话他是绝不会和那位小少爷讲的。

他早就摸清了丁卯的脾性,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少爷身上还一股子的书生气,笑的时候露出个小兔牙奶气十足,可他知道就是这么个人心却比谁都狠,自己亲爹死的时候连哭都没哭一声,过几天还能笑眯眯的过来拜师,能把自己抚养到大的叔叔弄到监狱,却绝不后悔,刚刚还跟你谈笑风生,回头就手起刀落切进死尸的肉里,跟漕运打过交道的人都说,这小子,别看面上这么善,却比他爸还狠。

可就是这么折麽人的一个人,他郭得友却十分喜欢,那种能把命给他的喜欢。

-


“我就不应该管你们漕运的破事!”

丁卯听到这一句话,感觉心里面变得怪怪的。

不舒服,酸涩,像是有谁捏了自己的心一下。

他没看到顾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蹭地蹿起来,对着郭老二的肉就一顿乱掐。

“你没看到丁卯伤心了吗,郭老二你是不是傻啊!”顾影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郭得友

“你要是打光棍一辈子,也是你活该!”说完,顾影就跑到丁卯面前为郭得友开脱,笑呵呵的和丁卯聊着天。

郭得友看着前头的两个人,把表情埋到阴影里。

就应该把你钉死在床上,这样你才能不让我操心,丁卯。


-

“郭得友,带我去藏翠楼。”

自那天开始,丁卯就觉得每次接触他那不着调的师哥就不自在,像是过不去心里的那个道坎。

况且,现在就算处理身体需求的时候也觉得不满足,内心中腾升起一种空虚,让人觉得难受。

正在弄药包的郭得友听到这话手不禁一抖,也不管弄得一地的名贵药材,“腾”的一下就站了起来。

“你说什么!你要去哪?丁卯你TAMA把那句话再说一遍!”郭得友像是听了什么大消息似的,整个人绷得紧紧的,眸色也淀的越发的深。

丁卯像是被这反应吓着了,愣了一会子才回答:“带我去藏翠楼吧,师兄。”

郭得友面上越发得不好,阴沉沉的看着丁卯:“去干什么。”

“啊?”

“NIANGDE,我问你去干什么!”郭得友掩饰不住内心的火气,踢了一脚身边的马扎。

“我想让师哥带我,去找个姐儿……”丁卯掐着自己的手心,说出了令人难受的话。

郭得友静静盯着丁卯,直到丁卯感觉全身发毛,他才露出和往常一样的笑容。

“行,我……带你去。”

-

“妈妈!”

“诶哟~”藏翠阁的妈妈赶紧跑过来招呼着“这不是漕运商会的丁会长吗,怎么,来我这尝尝鲜儿啊”妈妈调笑着,知道自己又能大赚一笔。

郭得友将钱袋子里的钱拿出一半来,放在妈妈手里:“妈妈,给我们找个活好的,但这嘴巴也要严的。”说完,还拍了拍手中剩下的钱。

妈妈立刻心领神会,“好嘞,放心,保准是最好的房,嘴最严的姐儿,郭爷你就放心吧。”

丁卯看着面前的俩人,又低头看看自己和郭得友的裤裆,脸上红一阵又红一阵。

他不禁想着,两个人,一个姐儿,这该,这该怎么弄啊。

自此丁卯陷入了未解之谜。

(本文完,谢谢)

上到三楼,丁卯不禁感叹这郭得友是来过多少回,竟和这妈妈关系这么好。但就这么想着心中又感觉不舒服,他觉得如果这次还不好他就得找医生来瞧瞧他的病,指不好怕是心脏有问题啊。

郭得友用余光看着丁卯,心里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。

CAO,老子这么对你,你TANIANGDE要出来找姐儿,不把你好好CAOCAO真是要反天啊。

郭得友像个怨妇似的面无表情的撇着丁卯。

但郭老二你忘了,你还没挑明呢

“这就是郭爷你们的屋了,翠儿,听郭爷的话,好好招待着。”

“好嘞,妈妈你就放心吧,丁少爷,郭爷来吧。”名叫翠儿的女子冲着两个大男人娇笑着,一股熟透了的媚气扑面而来,让丁卯刚落下去了的桃色又上了脸。

郭得友看见这一幕越发的不悦,但面上还是调笑着,把手放到了丁卯的腰上,轻轻的摸着,头也在丁卯耳边轻轻的说着:“师弟,这翠儿姑娘都要咱们进去了,你怎么不动啊,你这样我该怎么教你啊。”

说话时的热气喷到丁卯的耳朵上,使得丁卯的耳朵像喝醉了酒一般滴着鲜红。

“好,好,进去,郭得友,咱们进去。”丁卯不知是被谁羞得结结巴巴的,同手同脚的拉着郭得友迈进了色气满满的房间。

靠在门上的翠儿看到郭得友眼中一闪而过的狠光,也明白了什么,嘴边泛起一抹调笑。

妈妈这回真是做了个人情事儿啊。


-

“你确定要脱衣服吗,丁卯。”

“脱,脱什么衣服!”

“哦~原来丁少爷是喜欢玩这种啊。”师兄弟间的对话被一个充满娇媚的女声打断。

“翠儿姑娘,我和我师弟说什么用不到你插嘴吧。”郭得友越来越看不惯这个姐儿。

“可郭爷,你心里的想的什么,我知道的一清二楚。”翠儿瘫坐在桌子上,因为这个动作露出大片春,光。

郭得友听了这话一愣,“你能知道什么!”

“我知道的比如说你心里想的都是…… ”

“闭嘴!”丁卯在这时突然打断,他也顾不上什么绅士风度,他只想把这句话堵在嘴里。

“既然丁少爷不让我说,那我就好好伺候伺候丁少爷。”


前方路面施工,请绕路行驶

-


“没想到丁家少爷还是个CHU啊。”

翠儿扶着丁卯的小朋友教他怎么进去,但躺在床上的丁卯脸上没有全是充满欢愉的喜悦。

好空,不是这样的,好难受,想要后面舒服……

郭得友就站在床前像是自虐一样的盯着那两个人,平时半长的指甲现在像是要割破手心的嵌在手里。

“停下!给我下去!”郭得友将丁卯身上的人用力拉了下来。

“出去!”

被强行拖下来的翠儿并没有什么不悦或感到不堪,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便一扭一扭的离开了房间。

“丁卯,看着我。”郭得友捧住丁卯的脸,让他直视自己。

“师哥,我感觉我好奇怪……”丁卯红着眼看着郭得友。


“我好像喜欢上你了……”


“可这是错误的…… ”


“怎么办…… ”


郭得友心疼的抱住丁卯并且吻上了丁卯的唇。


“我也喜欢你……”


“两个人相爱,有什么错误……”


“这明明是互相情愿的事情…… ”


丁卯虽在德意志留过学,接触过德意志开放的氛围,但他骨子里还是和郭得友一样有着中国人拘谨和内敛,对于这种事情也是第一次,没有人教过他们该如何处理爱情,更没有人教过他们如何与一个男人共度一生。

但他们愿意学。

用余生。


-


从那天在藏翠阁表白心意之后,两个人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轨。

但又有哪些地方变的不同。

丁卯仍然在忙商会的事情,但郭得友却变得经常往商会跑,然后一整宿都不回龙王庙。

郭得友每天都是精神百倍的,但鱼四发现小少爷每天走路的姿势变的有点怪。



-


这个结果,

挺要紧的。




作者有话说:

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……

我原想写郭得友目睹丁卯SHANG了翠儿姑娘,然后友卯可以drive the autos……

但是写完发现太虐,小少爷渣渣渣,成了外面的妖艳贱货……

然后改完成品就是这样了……

如果喜欢请给小心心和留言,我会把它们当成炫迈的。

以上,么么么。


好人一生平安

救命,哪位好人可以告诉我怎样一期尼的人设可以不蹦,我改的快死了。

暂时停靠(这张没车)

一辆婴儿车

审神者灵力全无,刀剑男士知道审神者的名字,审神者是个双。

虽说刀all,但车上的乘客这次只有三条家的两位欧皇。

欧皇二人组 are watching you.

我怕坐牢

第一次发车…有可能 售票机 会坏。

以上,看文愉快。

“呼,呼,呼”审神者看着逐渐逼近的刀剑们,以往淡然的神色被惊慌所替代。
“该死的…大门,对,只要找到大门,就可以离开了”审神者挣扎着站起来,自以为隐蔽的躲在一旁。然而,没有一丝灵力的审神者,就像菜板上的鱼肉一样,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过将会被吃掉的命运。
“主上啊,你在哪啊~”刀剑男士们用温柔到甜腻叫着他们的主上,所有人都扬起那种势在必得的笑容。
既然主上这么喜欢玩捉迷藏,那我们也一起加入好了。
找到主上的人啊。
有♡特♡殊♡的♡奖♡励♡呢。
付丧神们单方面地做了决定,他们不愿听,也知道审神者将会说些他们不愿意听的话。
现在的审神者啊,只不过是他们的奖品罢了。

“呼,呼,呼”
快点,再快点……
马上就要到了,
马上就可以,马上就可以……
审神者看到本丸的大门,扬起了一个笑容。
但他脸上的表情像要哭出来似得。
马上就可以离开了…

然而,就在审神者将要打开大门的时候,有两只手从后面紧紧的抓住审神者。
“哈哈哈,主上你这是要去哪啊。”三日月宗近笑眯眯的看着审神者,但手上的力量却一点都没有减小。
“小狐我,可算是找到您了,主上。”小狐丸故意弯腰将气息吐在审神者的耳边,每说一个字都引起审神者的轻轻一颤。
主上可真敏感啊。
“放手啊!灵力都给你们了,你们还想要什么!”审神者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想要挣脱紧紧扣住他的两个付丧神。
但只是徒劳。
“我们想要的,难道主上现在还不懂吗?”身后的付丧神边说着,边用唇舌慢慢划过审神者的后颈,随着审神者的一阵轻颤,又重重的在肩胛骨处吸允出属于自己的痕迹。

“哦呀,居然被你们给抢先了,这真是吓到我了。”伊达组的鹤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自己心中的不满,但眼中浓浓的不干却让人一点也忽视不了。
“下一次,一定要赢了你们啊,啧。”说完,白色的鹤撇撇嘴,飞到了审神者旁紧紧扣住他的肩膀,“下一次,主上要乖乖的等到我啊,要知道,我的东西也很大啊。”说的时候,还不忘暗示性的向前顶了顶胯。
“够了,鹤丸。”压切长谷部把鹤拽了回去,眼神却直勾勾的看着审神者,“我们要体谅主上啊,毕竟主上以后那么辛苦。”
“长谷部……为什么啊,你们,为什么。”审神者呆愣愣的看着他们,他不明白为什么几天前还很忠心的下属,他的家人们,在听到他想要谈恋爱时就变得不同了。
就像是把心中的恶魔放了出来。
“既然是我们两个人先找到了主上,那么就由我们两个先拆礼物了。”三日月笑眯眯的看着审神者。
“真是不好意思啊,各位。”小狐丸与三日月一唱一和,在这一方面,两人表现得极为默契。
“不管怎样,先把主上送回房间吧~”
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,却像是道惊雷般,将审神者吓了一跳。
“不可以!放开我!放开我!”审神者扭动着自己的身躯,想要挣开付丧神的束缚。
“三日月宗近,小狐丸,我命令你们放开我!”审神者想要以言灵的力量来命令他们。
但是……
“噗,主上实在是太可爱了,哈哈哈哈。”笑面青江像是看到了什么搞笑名场面一样笑个不停。
主上哟~,言灵可不是灵力全无的普、通、人能够使用的呢~
说话间,刀剑们已带着审神者回到了主屋。
“既然主上这么想让我们放开你。”
审神者身上的束缚便突然一松,没有外力支撑的审神者只能滑到地上。
刀剑们任由他双腿乏力摔到在厚厚的垫子上,带着满满的恶意,看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审神者。
“求你们了,不要啊啊啊啊”审神者脸上的更深,顺着他的眼光望去,只见一个硕大的笼子放在地上。
那只是个外观精致,可以容纳一人半的笼子。但在审神者就像洪水猛兽一样可怕。
审神者扭头就想往外跑,但却因为恐惧双脚乏力不止,但想到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可怕命运,他伸手想要在地上爬行,却被人从后面抱住,慢慢的拖回房间。
“求你,放开我!”审神者用手抵在小狐丸结实的胸膛,“别把我关进去啊啊,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……放开我啊啊啊!”
他被拖着腿,一点一点地被拖进那精致的笼子里。
落锁的声音清晰无比,也决定了审神者的命运。
“现在,该是我们的时间了”三日月将其他刀剑男士请了出去。
唯二留在屋里的付丧神对着审神者笑了笑,不顾审神者恐惧的眼神,慢慢褪下了衣衫。





最后他们失精过多,双双精尽人亡。【并不】